17

胡育颜看徐群一眼,徐群赶紧出去看看。他抱着雪银河就是不放,低沉着声儿“我带你去看病!”雪银河吼“你才有病!”——而这时,门口已经闯进来一个人!

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,眼神疯狂,更可怕,他手上捏着个手雷!!

胡育颜眯眼认出他是常客,富二代,从来都是豪掷千金,一晚上输百万都不眨眼的——

男人一望见他抱着雪银河——恐怕第一眼望见真颜的雪银河还稍愣了下,接着,眼神更加疯痴,“你放下她!!”

“育颜!!”门口的徐群也是喊,叫他理智,先放下雪银河,别再激怒这手持手雷的疯子,

胡育颜慢慢放下雪银河,

雪银河当然害怕,她想象力又丰富,感受上离粉身碎骨就一步之遥——

那男人疯魔吧,可警惕力也超强,他侧身站着,以防后面的徐群他们反扑。但是,另一只没持手雷的手却是对雪银河示意“来,过来,”雪银河一开始肯定不敢,胡育颜也是有意站在她身前,两手向后,那就是要把她护得严实!

那个男人急了,干脆吼“过来!”看着多揪心呀,他那一激动,手就一颤,差点要按爆一样!

雪银河吓得本能往前走,顺着他顺着他——却,刚要一起步,胡育颜狠劲儿向后抱住她,“你要多少钱!是了,你输多少我给你扛下了,还要多少,尽管说!”

那个男人根本不听,忽然像个孩子急得跳,“我不要钱!我要她!!她要走了你们看不出来吗!她要走了!!”

“她不走她不走!”连后边的徐群都赶紧说,

男人听不进去的,一只手就伸向雪银河,“你过来!求求你过来……”像个孩子一样要哭了,

看他这样子,雪银河一下子害怕减低了些似的,紧张肯定还是超紧张,但是,如果他是这样的“脆弱的疯狂”,是不是能安抚好——她决定试试。

胡育颜感觉到身后的她在推开他,又一抱紧,“别乱来!”

澳门百家乐游戏雪银河坚持大力推开他,向后退一步,首先卸下斜背着的始终没放下来的大包,好小声,像自言自语,又像在对他说,“这真的是我全部家当,我被炸死了也不准它有损坏。”说着,真是胡育颜不及防啊,她极快速度绕过他就跑向那个男人,一把握住他的手,就算不自然吧,也笑着,“我们出去说!”

男人那一下被她的笑容恍住!

“豆豆不!”只听见胡育颜的呼喊,因为始终注视着男人的豆豆早已做好准备,就想趁这男人哪怕一下的恍神扑上去,却,被胡育颜这一呼喊生生阻住!豆豆很凶狠地瞪了眼胡育颜,他太不信任自己了,他害怕会伤及雪银河,难道他就不怕?豆豆肯定觉得自己有十足的把握才会出手,哪知这绝佳的时机却被他活见鬼地破坏了!

澳门百家乐游戏男人像个孩子,一手还高举着手雷,一手却被她牵着,愣傻傻一样跟着她并排走出去——此时小赌场肯定已经清场了,楼梯上,通道上,全是“神出鬼没”的保镖,

雪银河握着他的手,边扭头望着他说,“你不想把我一起炸死吧,”

那人赶紧摇头,“我就是不想要你走!”

澳门百家乐游戏雪银河肯定赶紧说,“我不走,我就是有腿疾,想回老家看病。”

那人又是赶紧说,“我带你去看病!”

要不是情况如此紧张,雪银河真想苦笑,今儿已经是第二个人要带她去看病了——其实该看病的恰恰是他们,都有病!

雪银河点头,“好,那你先得把那个放下来吧,难道上哪儿你都举着它——”口气就跟和个孩子一样说话,“你现在就带我去医院看看呀……”

却,

正是这个男人真的被她全迷住,已然握手雷的手有些软化,要放下——“砰!”雪银河再次被吓傻!

澳门百家乐游戏血浆,脑浆,嘣得她一脸!!

男人就在她身旁倒下,她和他的手还握着,还滴洒着血淋淋,

“银河!!”她只听见人们喊着她的名字跑过来,许是被这声突来、又太过近的枪响真震出了魂,又或许血浆脑浆男人被爆头的恐怖模样太吓人,雪银河两眼一黑,也软下去了,如柳叶。不过当然不会叫她硬生生倒地,柳叶落地,落入一个急切的怀抱——

胡育颜徐群都是只顾她,

唯有豆豆依旧职责所在,专业精神凸显,

他机警看向刚才红外线瞄准过来的方向——是的,豆豆也看准男人握手雷的手软化那一瞬要出击,结果,也正好看见映在男人左太阳穴的红点儿!下一秒,就被爆头了。

豆豆知道这绝对是部队头牌狙击手级别的人所为——问题是,他们这个小赌场一直隐蔽,且事发突然,他们也来不及请外援呐!——

点击获取下一章

江苏快三 澳门网上百家乐 澳门皇宫百家乐 百家乐官方网站 安徽快三 澳门代理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玩法 江苏快三 安徽快三 澳门国际百家乐